扑街的不凡的改变,受困扰的哈文李咏及酷娱影视

作者: 赵勇   来源: 读娱    阅读:

  文丨林不二子 编辑丨第二阿累

  摘要:当腾格尔演唱张韶涵《隐形的翅膀》音乐响起,瞬间扎毁了观众们的心。

  听蔡依林唱《最炫民族风》、凤凰传奇唱《看我七十二变》、腾格尔唱《隐形的翅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实话讲,在好奇之外,听感上不会觉得舒服。这是读娱君(ID:yiqiduyu)看了音乐类真人秀综艺《不凡的改变》之后的第一感受。

  凤凰传奇有强烈的自我风格,当别人演绎他们歌的时候,如果不能赋予作品新的价值观,则无法将其同化,于是新的演绎也会感觉无处安放,而凤凰传奇在演绎别人作品时,也会有类似的情景,如果没能输出适合的作品,最终只能是落个新奇。

  这种左右尴尬的情况,也正是《不凡的改变》的情况,尽管有蔡依林、凤凰传奇、张韶涵、腾格尔等明星的参与,但卫视收视率和网络播放量也都不尽人意,这也让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档节目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扑街的《不凡的改变》

  《不凡的改变》开播两周,两期节目播出当日52城收视率分别是0.591%和0.658%,在综艺节目收视率排行上分别是第6名和第3名,并且第二期节目的排名超过了《天籁之战》。不过尽管收视率有所上扬,但其网络播放量与其他音乐类综艺节目相比,可以说低的吓人。

  *《天籁之战》网络播放量为优酷+爱奇艺双平台数据,另两部综艺网络播放平台均只有爱奇艺

  *图中播放数据选取均截至11月7日,截止11月12日,第一期播量38.8万,第二期播量125万。

  《不凡的改变》网络播放数据如此低,首先可能与其线上宣传推广的方向不集中有关。《不凡的改变》在开播前的预热阶段,新闻稿涉及年轻人喜爱的蔡依林、张韶涵等明星的仅有4、5篇,而非流量艺人的罗大佑也是其宣传中的一个重点,当然,节目幕后团队的哈文和李咏也是宣传点之一。

  其实本身这种多点宣传无可厚非,但这三个方向的宣传似乎针对了不同的观众群,而这最终也导致了网络播放量超低的结果,毕竟喜爱罗大佑和关注哈文李咏的人,通过互联网来观看综艺节目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

  另外在第一期节目开播后,《不凡的改变》的规则设置也遭到了观众质疑。该节目每期有两组嘉宾和六组敬唱歌手,比如敬唱歌手们表演完致敬嘉宾A的歌曲后,由另一组嘉宾B来决定谁和致敬嘉宾A合唱,这就显得非常不合理。可能节目组本来这样的设置是想给节目添加一些趣味,结果观众并不买账。

  同时,在按照这样的规则运行之后,观众因为对其中一个选择不满意,认定第一期节目中存在黑幕,使得节目制作人不得已发微博回应“我们知错就改了”,并且在第二期改变了节目规则。现在,哪位致敬歌手能和嘉宾合唱,将取决于加时团的专家意见以及现场观众投票,而最终的选择权则交还给被致敬嘉宾,使节目的公平性有所提升。

  其实经过第一期的“差评”,反而引发了一部分人对节目的好奇心,网络播放量的提高可以印证这一点,同时,这一次观众的反馈也帮助节目的赛制升了级,似乎是利大于弊,再加上第二期确实出了一首改编非常不错的歌曲,也提升了观众对节目的期待,接下来就看《不凡的改变》第三期的效果了。

  不过读娱君查询了该节目第三期的嘉宾,是两位香港歌手陈晓东和梁咏琪,这两位歌手不能说没有人气,只不过话题度上肯定不及“蔡依林+凤凰传奇”和“张韶涵+腾格尔”这样的搭配,所以说《不凡的改变》可能仍然算是在艰难的攀爬。

  央视系节目制作团队的困扰

  除了有问题的节目赛制、音乐强行炫技等之外,综合呈现下来的CCTV乡村既视感则是最大的败笔,而这要归功于它的制作方。

  《不凡的改变》是酷娱影视上卫视的第一档综艺节目,也是自哈文和李咏团队离开央视后的第三部综艺节目,尽管已经有前两部纯网综打底,《不凡的改变》依然有一种不符合当下综艺环节的不适感,比如一定要有民族化的音乐改编,比如第一期中不在乎观众感受的赛制。

  其实从《不凡的改变》这个标题和节目核心规则上,就不难看出这是一档想要以“奇”为亮点的节目,所以才会在节目里出现不少听起来不舒服的改编作品,因为重点在于“不凡”的“改变”,而非“适合”的“改编”,这就已经使这档节目的价值观走偏了。

  其他有口碑的音乐类综艺节目,无论有怎样花样的玩法和规则,但其中在音乐内容的呈现上,都是尽量好听的,而非刻意与众不同的。但在《不凡的改变》里,有京剧版的《隐形的翅膀》,有陕北民歌版的《荷塘月色》,其音乐风格与原本作品想表达的内容相差千里,这样的改编只为了新、奇。

  酷娱影视的第一部综艺节目《偶像就该酱婶》也有相似的问题,不符合场景的网络用语使用,和“说到做到”的设定,都是制作团队妄想的年轻人的喜爱,但其实不符合当下网络年轻人的真正喜好。尽管有些流量明星撑起了节目的流量,但在知乎和豆瓣上,关于节目的评价多是负面的。

  酷娱影视的第二部综艺节目《吐丝联盟》,是一档结合了唱歌和脱口秀的节目,很明显是一档力图跟上节目形式潮流的综艺节目,口碑似乎比《偶像》要好一些,在豆瓣上的6.3评分也比《偶像》的5.6高一些,不过因为一些原因,现在节目已经下架,哈文团队的另一次尝试也不尽如人意。

  其实对于哈文这样的节目制作老手来说,想要适应网络的新环境,是真的需要全身心拥抱年轻人的,就像马东那样,恨不得随时跟年轻人来一局《王者荣耀》,没事就跟年轻人闲聊才行。但目前来看,哈文和其团队不仅没有贴近年轻人,甚至还把惯于贴在年轻人身上的标签,比如标新立异,当做节目制作的方向,这就非常可怕。

  不过人都有成长的时间,这可能就是样式团队在适应新环境时注定要经历的过程。不管怎么说,从央视系统出来重新进入市场,都需要经历一定的阵痛期,张泉灵也曾说,在进入投资圈后哭的比以往那些年都要多。所以对于哈文团队来说,他们想要在节目制作市场站得住脚,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再三光顾的音乐综艺瓶颈期

  音乐类综艺到如今也是有点历史的一种综艺类型了,从最初的晚会型综艺,到后来的选秀型综艺,再到现在的明星真人秀综艺,都有以音乐为核心的节目出现,说到原因,一个是大众对音乐是有刚需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任何娱乐形式,都会有音乐的存在。

  但音乐类综艺也总会隔一段时间就出现瓶颈期。不少人以为,当年火遍全国的音乐选秀节目是被广电提醒才熄火的,实则不然,在《超女》刚火的那年,广电就亲自约谈过湖南卫视的人,这事电视圈都知道,但也没拦住大家做选秀的热情,而到了2010年左右,观众对音乐选秀的审美疲劳已经显现,再加上广电的限令,才让选秀降温。

  人们需要音乐综艺,这事前面说过的,所以时隔两年,《中国好声音》侵占了大众视野,《我是歌手》也以明星唱歌比赛赢得了认可,这时的音乐综艺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小升级,所有参与比赛的人都不是素人,为了内容更好听,更具有专业性,即使是《好声音》这样的节目,上了电视的选手也都是节目组全国各地搜罗来的有一定音乐专业素养的人。

  不过到了《好声音》第三季的时候,这种单纯唱歌的节目就使观众失去兴趣了,音乐类综艺的发展出现了瓶颈期,只有新的玩法才能继续刺激观众了,这时就出现了悬疑、挑战、致敬等等形式加音乐的新音乐类综艺出现。

  开始观众都乐于猜测面具背后是谁,素人能不能成功挑战明星,但经过了两、三年,尽管节目组不停的在更改赛制、升级节目,观众还是对这种套路化的操作又腻了。到了今年的音乐综艺季,观众对它们的热情明显下降了。在近半个月的综艺收视率榜单上,《快乐大本营》霸榜几期。

  新音乐类综艺发展后,不难发现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缺陷,就是内容的新意。其实所有节目制作人都明白,创新才是赢得观众的方法,但外在形式的创新,不能改变本质的陈旧,现在的新类型音乐综艺,在音乐方面都采取了改编形式的“创新”,即把经典歌曲以全新的编曲展现出来,把快歌变抒情,把抒情变爵士,听起来是很有新意,刚开始的几年大众都能接受,但它能长久么?

  经典的歌曲本就是接近完美的,如果硬要改编也可能再现经典,只不过这样优秀的编曲出现的概率比较低。但如果当所有节目都把改编当做创造新内容的方式,那么出现《不凡的改变》这样不符合逻辑的歌曲改编,也是理所当然的。

  总体来说,音乐类综艺是能持久的,只不过需要哈文李咏这些制作人们、以及酷娱影视等公司绞尽脑汁地保持创新。你看今年爆火的《中国有嘻哈》,它的创意不仅仅来自于形式的新,更是那帮生活在“地下”的年轻人为节目带来了新鲜和活力。中国还有很大一片待开发的音乐市场,一条路走不通了,不妨换一条路,没准哪天谁就先吃到好螃蟹了。

  • 分享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