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阅文、掌阅霸占的网络文学市场,阿里还有的玩吗?

作者: 文娱价值官   来源: 品途商业评论    阅读:

  撰文|占太林  编辑|美圻

  1月18日,当俞永福从阿里大文娱黯然离场后,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杨伟东,和阿里大文娱班委成员宇乾、朱顺炎、樊路远、张宇首次集体亮相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为阿里文学首届行业生态峰会站台。

  阿里大文娱班委集体为阿里文学站台,从左往右依次是杨伟东、宇乾、朱顺炎、樊路远和张宇

  志在增量市场?那是因为存量抢不赢

  阿里文娱集团旗下各文娱业务繁多,包括电影、音乐、体育、网络文学、在线视频、游戏、在线票务、应用分发……网络文学在所有的业务里面既不是当前最赚钱的,未来也算不上最有“钱”途的,那为何整个文娱班委要为网文站台?

  原因可能正如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宇乾所言:“网络文学进入了以IP联动为核心的新时代,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演绎故事的方法、手段和载体越来越多,简单地以卖字数无法支撑起网络文学市场的繁荣。”

  但是,网络文学作为IP产业的上游,泛文娱产业的桥头堡,还有巨大的增量市场可以挖掘。

  这句话的前半句好理解,关键在于如何理解“增量市场”?

  大陆市场上最重要的网络文学玩家是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其他还有阿里文学、中文在线、百度文学等。

  阅文集团由腾讯文学整合了原来市场上最大的网络文学公司——盛大文学而来,2017年已经挂牌上市,目前已经是市场上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平台日活跃用户数量突破1500万,400万的网文作者以及100万+的签约作品。2016年全年给作者发的稿费就超过10亿元,在用户、作者、作品都毫无疑问是行业的老大。

  而掌阅凭借强大的渠道不输给阅文集团,掌阅旗下的电子阅读器在国内除了亚马逊的Kindle外别无敌手,“掌阅”APP则和QQ阅读难分伯仲,两家都有充足的数据表明自己是第一。

  内容和渠道是最大的存量市场,也是网络文学至关重要的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也是当前网络文学最重要的存量市场,宇乾所说的阿里文学希望自己的优势打造网文的增量市场,就是阿里文学志在新的增量,不在旧的存量。

  宇乾这番话亦可以解读为:一方面是存量市场对手太强大,虎口抢食付出与收获很难匹配;另一方面,增量市场未来也有很大的空间,足以支撑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值。

  但是增量市场又在哪里呢?

  阿里文学的“三板斧”

  宇乾说, 阿里文学给自己的新定位是——“我们不是单一的网文阅读平台,而是以网文阅读和IP联动为基础的、综合性的基础设施体系。”在这个基础设施体系里面,作者可以在进行网络文学创作的同时,享受影视、游戏、动漫、漫画、舞台剧等衍生的服务。

  也就是说,作者签下阿里文学,不但可以从阿里文学拿到文学上的收入,比如说付费阅读、广告分成等,还可以在网文和影视、游戏、动漫、舞台剧等联动时获得转化方面的收益,签下阿里文学就是签下阿里大文娱。

  其次,阿里文学还可以利用阿里的技术优势可以实现作品与读者精准的连接和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现在是用户在渠道上找自己想看的作品,有了数据优势之后,阿里文学就可以做到让作品和广告“找”用户。

  再者,阿里文学能够和天猫达成合作,双方可以实现数据联通,让数字文学和出版物实现相互转化,宇乾说,今后用户在天猫购买部分实体书时,可以获得其电子版权,并通过阿里文学旗下淘宝阅读APP进行线上阅读。

  三板斧你有我也有

  影视转化是目前网络文学主流的方向,作者通过收取授权费用可以一次性拿到一大笔收入,但除了最优秀的作品会有人找上门来,其他还需要作者和平台方一起开发。

  阅文集团也在努力地推进网络文学影视化,作为腾讯旗下的子公司,腾讯也有影视、漫画、游戏相关的业务,但是阅文集团并非仅仅只考虑向腾讯授权,比如说2018年即将开拍的《庆余年》,是由阅文集团授权,腾讯影业和新丽电视联合出品的电视剧。

  两种做法,暂时还不能定义谁好谁坏。

  阅文是目前网络小说影视化最大的资源库,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最具影视化潜力的网络小说排行榜》中,排名前50的小说有42部来自于阅文,也就是说网络小说可以影视化的IP当中,阅文占到了八成。

  利用大数据技术实现作品与用户千人千面,阿里能做到,腾讯也能做到,而且阅文有更多的作品与用户,若要算这条优势,阅文更有优势。

  但是,打通阿里文学和天猫之间的数据,不仅仅在于网络小说出版和出版物数字化,还有更大的市场有待共同开发,这是阿里文学未来更大的优势。

  只是阿里文学不同于阅文,一来目前的阿里文学还不足以和阅文抗衡;二来阅文有丰富的存量,阿里更希望在增量市场扳回一局。

  网络文学尚未真正繁荣

  1997年,榕树下的成立开创了第一个PC站论坛,作为网络文学的发源,网络文学去年刚刚过完20周岁的生日。宇乾说,这20年网络文学经历了3个阶段,分别是PC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和以IP联动为核心的联动时代。

  网络文学经过历经20年沉浮,网络小说作家的收入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网络小说作家洛城东告诉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十几年前自己刚写小说的时候,拿到1000多块稿费,兴奋得不得了,相当于自己3个月的生活费,现在网络小说作家年入1000万的人都有。

  尽管如此,网络文学并没有在人们期盼中迎来繁华,主要原因是依靠字数收入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和IP转化经验不足。

  依靠字数收入导致很多作家在早期写作的时候喜欢凑字数,日更10000字,更了一周一个小故事还没写完,一部网络小说都是百万字数起步,导致了整个网络小说质量泥沙俱下。

  相比于少数收入丰厚的作家,大量的网络作家的付出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裸婚时代》原著小说作者唐欣恬告诉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记者:“一个行业正常的收入结构应当是纺锤形,中间大两端小,但是网络小说作家收入结构是金字塔形,上层少量人拿了大部分收入,下面大部分人分很少的一笔钱,这样的结构是不健康的。”

  《裸婚时代》原著小说作者唐欣恬

  此外,影视剧的繁荣将会迎来网络小说的春天,《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琅琊榜》到《芈月传》……我们看到的热门影视剧有大量是来源自网络小说,事实上,这些热门的影视剧的小说原著都经历了数十年的沉淀,《何以笙箫默》最早在2003年开始连载,《花千骨》2008年首发……

  而且,即便是经过沉淀有大量粉丝的网络小说改编也并不是没有风险,小说与影视剧的表达方式存在很大的差异,《盗墓笔记》作为一部网剧上映后遭到小说原著粉的口水,剧情、特效、人物是人们集中吐槽的地方,有人说这样的改编赢了商业,毁了IP。

  单一的影视转化,需要网络文学极高的故事水准,而这当前又是网络作家沦为每天的“更新机器”难以做到的,网络文学的繁荣,除了作家们提高故事的质量,还需要在模式上寻找新的出路。

  天猫淘宝 能为阿里文学带来财运吗?

  依托阿里大文娱和天猫淘宝两个大平台,阿里文学与天猫淘宝的联动,带给网络文学另一种可能:以网络文学为核心的影视剧转化+衍生品的多样化模式。

  得益于淘宝和天猫两个线上购物平台,阿里文学在IP授权上有诸多便捷之处,比如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由阿里影业进行影视化的同时,衍生品开发和销售同步启动,合作商家由最初的几十家扩充到600多家,覆盖家居,智能科技,数码3C,潮品,美妆,服饰,家纺等全品类。

  阿里文学和作者签下版权后,联合作者把IP授权给阿里影业进行影视化,同时授权给淘系商家进行商品开发,衍生品的收入多三方分成。影视剧的票房收入和费票房收入同时启动的模式,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得到了初步的验证,光衍生品的收入就达到了3亿人民币,相当于一部中档电影的收入。

  但这样的模式在中国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阿里影业CEO樊路远说:“中国影视剧非票房收入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是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增量市场,2015年的《碟中谍5:神秘国度》的衍生品销售额超1000万元,2016年《星际迷航3:超越星辰》衍生品销售额超4000万元。”

  淘宝天猫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衍生品

  在国外这种模式也得到了的验证,在好莱坞迪士尼的收入结构当中,非票房收入同样超过票房收入,迪士尼在开发一部电影的开始,就会考虑到整个收入结构,同样阿里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杨伟东说,阿里文学的创作也在借鉴这个模式,在作家创作小说的早期,就会有影视剧、衍生品相关的人员介入,帮助作家更好地完成小说的创作,以便后续开发更加顺利。

  2017年,对于阿里大文娱而言几乎是流年不利,创始董事长兼CEO离任,流言说是马云不满大文娱的业绩,阿里影业还沉陷亏损的泥潭,但是隔壁邻居马化腾那里却是逍遥自在,阅文集团上市遭疯抢,接下来还有猫眼微影、腾讯音乐……都传出上市消息。

  2018年,新的一年揭开序幕,大文娱班委集体为大文娱行业的桥头堡阿里文学站台,希望精诚团结能为阿里大文娱带来好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欢迎搜索关注

  • 分享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