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盟科技资讯

科技新未来 TMT行业门户

传TikTok与美政府谈判数月 避免全面出售美国业务

2020-09-10 14:17:21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华尔街日报》称,据知情人士透露,流行短视频应用TikTok(抖音海外版)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与美国政府进行数月谈判,希望避免全面出售美国业务,为此甚至可能涉及公司重组。

知情人士说,自从中国政府采取措施以来,微软等公司收购TikTok美国业务变得更加复杂。在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TikTok出售其美国业务,否则将在美国禁止它。

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目前面临多个选择,但都没有最终敲定,出售TikTok仍有可能即使没有全面出售,结果也可能涉及TikTok的某种重组。

熟悉谈判的人士表示,参与谈判的美国政府官员主要关注的是TikTok的数据安全,以及不让中国政府接触到这些数据。

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希望有一家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的业务,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任何替代方案可以缓解他的担忧。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莫妮卡· 克劳利发表声明称,“根据特朗普8月14日签署的要求剥离TikTok的行政令,该部门目前只专注于出售相关事宜的讨论”。

字节跳动始终在探索各种选择,包括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与沃尔玛联手)或甲骨文。

使谈判变得更加复杂的问题在于,TikTok出售是否囊括其至关重要的算法。熟悉竞标者的人士表示,如果没有该算法,TikTok平台的吸引力就会大大降低。在此之前,TikTok是否会被出售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TikTok在8月下旬提起诉讼,挑战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即如果找不到买家,TikTok将在美国被禁止。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总统首次提出此类禁令的想法之前,美国政府曾考虑采取行动,要求该应用保护其在美国收集的数据。知情人士还称,具体举措包括限制数据存储地点以及访问权限范围。 

去年,美国政府曾颁发另一道行政令,指出华为等公司存在国家安全威胁。针对TikTok的限制举措,是华为行政令的延续。

有消息称,字节跳动试图提出不出售TikTok的方案,并向特朗普政府表明,关闭TikTok也有风险——其中一个依据是,很大一部分TikTok用户偏向政治保守派。然而,此前一群青少年曾利用该平台破坏特朗普总统6月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竞选集会的到场率,最终到场率低于预期,TikTok由此树立了政治进步阵营的形象。

知情人士表示,上周各方在弗吉尼亚州与中央情报局代表讨论了数据安全相关问题,其中就包括TikTok至少一家主要投资方(红杉资本、泛大西洋和Coatue基金)的代表在内。

根据8月6日行政令规定,白宫给了字节跳动45天期限,TikTok如果不能寻得买家将面临封禁。特朗普称,如果TikTok不出售给美国公司,无法消除其对于美国经济及国家安全的威胁。在此期限规定下,TikTok需要在9月20日前达成出售协议——这对于任何并购交易来说都过于紧张,更不用说TikTok这样庞大、复杂且会产生诸多国际政治影响的案例。

8月14日另一项总统令规定,一切交易完成的截止日期为90天后的11月12日,可能延长30天。但无论如何,第二道行政令中所规定的截止日期将晚于美国总统大选的时间。(小小)

相关阅读:

专家:TikTok算法非独一无二 但买家等不及自己开发

消息人士称,如若无法获得推荐算法,迅速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交易“不太可能发生”。虽然很多专家并不认为字节跳动的推荐算法独一无二,但用户以及投资者可能不想等待开发新算法。

2018年当字节跳动收购卡拉OK应用Musical.ly并重新打造成TikTok时,业内普遍认为这只是另一款面向美国青少年的普通短视频应用。

如今TikTok是全球下载量最大的应用,其受欢迎程度是如此之高,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关注的焦点。

此前美国政府要求字节跳动剥离TikTok美国业务。Musical.ly或许让字节跳动在美国市场找到了一个立足点,而让TikTok业务腾飞的是字节跳动的人工智能推荐算法,该系统能够根据用户的兴趣和活动提供经过筛选的相关内容。


自2012年成立以来,字节跳动一直是内容推荐系统的支持者,并在旗下今日头条等其他产品上广泛采用这种算法。根据字节跳动在6月份透露的信息,TikTok在开发推荐算法时主要考量了三个因素:

  1. 用户在应用程序上的互动,比如喜欢某个视频或关注某个账号;
  2. 感兴趣的内容包括什么——在短视频中就是诸如音乐和主题标签等信息;
  3. 以及用户所处的环境,诸如语言偏好、国家和地区设置以及设备类型。

与此同时,TikTok应用还会推送一些用户直接感兴趣之外的视频内容。

消息人士称,如若无法获得推荐算法,迅速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交易“不太可能发生”。

为什么这个算法如此重要呢?是因为别人无法模仿吗?

在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并将其与TikTok合并之后,其将推荐算法引入平台,显著提高了用户在应用上所花费的时间。产品专家尤金·卫(Eugene Wei)在他的个人博客上表示,这种变化“很微妙”。

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去年,Android手机平台上的TikTok用户总共在这款应用上花费了680亿小时,是前一年的3倍多。根据字节跳动在8月底对美国政府提起的法律诉讼,截至2020年6月,TikTok在美国市场的月活跃用户接近9200万,是2018年1月的8倍多。

根据市场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TikTok是世界上下载量最大的非游戏类应用,获得了超过5.96亿的安装量,其中还不包括抖音。

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教授、人工智能专家黄锦辉表示,虽然TikTok使用的基本算法与其他科技公司应用程序中的算法相似,但每家公司都会在人工智能引擎中添加特殊功能,从而有所不同。

黄锦辉并不认为TikTok的人工智能引擎有什么独到之处。他表示,基于新用户数据为TikTok打造一个全新的推荐系统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但失去现有工具将对TikTok目前估值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这项技术只有在算法和用户数据都运行良好的情况下才有效。字节跳动的应用之所以在竞争中拥有优势,部分原因在于它们的用户数据。”科技博主郝佩强说。他曾是一名软件工程师,现在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

黄锦辉称,一些用户以及投资者可能不想等待开发新算法。他说,“你不能等着TikTok团队重新开发算法,因为TikTok已经非常流行了。”“这就像你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因为技术问题而停播……我认为用户不会接受这种情况。”

“对于微软和沃尔玛这样的竞标者来说,他们想要收购这个应用程序,并让它立即正常运行,”黄锦辉说。“但如果他们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让它运转良好,或许他们就不会再想买了。

Tiktok如果没有自家推荐系统就不可能存在,但这并不完全意味着这个系统有什么特别之处,”相关领域研究专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副教授朱利安·麦考利(Julian McAuley)说。

“推荐系统的早期采用者还有电子商务公司。例如,亚马逊使用推荐技术已经有近20年的时间了,但早期的系统只是涉及简单的商品与商品相似度匹配,而不是基于机器学习的任何东西,”麦考利说。

“20世纪头十年中,Netflix也是推荐技术的一大推动力量,并在2006年设立了Netflix Prize算法大赛,在学术界也引发了有关推荐技术的兴趣和研究,”麦考利说。

然而,在现代智能手机时代,推荐技术被批评存在所谓的“信息茧房”问题,即用户会将自己关在助长自身偏见的内容中,拒绝所有与自己世界观不符的信息,从而阻碍人们认识真实的世界。

麦考利说:“公司希望优化用户参与度指标。它们不希望注入多样化或更平衡的内容,因为这样做会损害他们的关键指标。”他补充说,公司没有动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生活在一个对首选信息需求空前旺盛的时代。”(辰辰)

相关阅读